从BitMEX的加密流浪之旅,看全球加密政策变化

从BitMEX的加密流浪之旅,看全球加密政策变化

时间:2020-03-16 14: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怎么合法地赚大钱?

似乎每一个投资者都在寻找这样的一种投资方式,整个牌桌上,所有人平起平坐,机会均等,靠自己的判断来博取百倍利润。每一分钟,都会有人亏掉上百万,也会有人赚到上百万。

有人希望可以通过这种所有人都能参与的无序状态赚钱,但还有人希望能在无序中创造出规矩。纵观整个经济世界,只有加密世界有这种机会。而 BitMEX 等交易平台正在遭遇多个国家的政策打击,如何建立一个有序的加密世界,如何赚大钱?如何心安理得地将钱收入囊中?

让我们先从 BitMEX 创始人的故事开始。

从被裁到亿万富翁

虽然注册在塞舌尔,但亚瑟 · 海耶斯(Arthur Hayes)选择将 BitMEX 总部设在了世界金融中心——香港,这里不仅是加密交易的天堂,也是亚瑟最初起家的地方。

亚瑟和 BitMEX 不缺钱。2018 年 8 月,财大气粗的亚瑟斥巨资租下了长江中心第 45 层,按照每平方英尺(0.09 平方米)花费的 28.66 美元,打破此前记录,一举成为全球最贵办公室。每月租金总计超过 50 万美元,这样的大手笔,让 BitMEX 得以与高盛、巴克莱银行等世界级金融机构平起平坐。

闲暇时候,他可以站在高高的落地窗前,瞭望对面繁华的城市夜景,豪气万丈。创业 6 年,亚瑟已经成为了加密世界最知名的创业者之一,由他创办的 BitMEX,每日交易量达 30 亿美元,30 天交易量超过 1200 亿美元,只要有人来交易,平台就能源源不断地稳赚手续费。相比于亚瑟早年稳稳的搬砖经历,这才是真正的日进斗金。

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亚瑟没想过能把生意做得那么大。

七年前,为了生活,22 岁的亚瑟不得不在已经呆了几年的德意志银行忍受着减薪,一段时间后,亚瑟跳槽去了花旗银行,但突如其来的裁员潮,让刚刚安定下来的亚瑟,又不幸成为其中的一员。这个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就这样失业了。

出生于美国布法罗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的亚瑟,曾考虑从事房地产行业,最终选择了金融。没有工作后,是继续找下家打工,还是创业,成为了摆在这位黑人小伙面前的两个选择。

在被裁掉的一个月前,他在网上看到了比特币,这个新奇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当时,这个有别于传统金融产品的比特币,随着价格水涨船高,吸引了越来越多投机者,亚瑟发现,多家交易平台之间的比特币价格有着明显的差价,看到机会的他,很自然地就成了一个「搬砖者」。

当时,由于银行的转账限制,他甚至会在香港乘坐一小时的巴士到深圳的银行,取出所允许的最高提现额 2 万元,再带回香港,过程虽然繁琐,但完全合规。就是凭着这样一次次的人工「搬砖」,他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赚到钱的亚瑟没有满足于现状,他很快瞄准了开设交易平台的生意,在他这样的金融老手眼里,市面上还没有一个能让他满意的交易平台,为什么不自己创立一个呢?

2014 年 1 月,不再满足于搬砖套利的亚瑟,找到了两个合伙人,一是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本·戴罗(Ben Delo),另一个是来自美国的资深程序员山姆·里德(Samuel Reed),三人一拍即合,共同创立了 BitMEX。

BitMEX 极具传统金融产品基因,它不像大多数平台提供各类加密产品,它就是一个单纯的期货合约平台,提供高达 100 倍的杠杆和永续合约,会来这里交易的,几乎都是专业的加密货币投资者。

平台刚刚面世时,市场拓展并不顺利,「在 2015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BitMEX 的交易量都很可怜」,「有时甚至 0 交易。」亚瑟回忆,但到了 2015 年 10 月,当团队将杠杆率上限从 3 倍提高至 100 倍时,用户开始蜂拥而至,前赴后继地参与这场不是瞬间暴富,就是瞬间破产的惊险游戏。

由于 BitMEX 独一无二的产品,平台随后获得了迅猛发展,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BitMEX 一度霸占了整个衍生品市场的王座。2018 年年初,早就走出当初被裁阴影的亚瑟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意气风发:「为什么你还要在银行上班受罪?是时候冒险了,试一试。」

享受着高昂手续费收入的亚瑟和 BitMEX,每天确实都在「冒险」。

BitMEX 遭多个国家和地区驱逐

即使 BitMEX 已经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比特币期货交易平台,占据着比特币期货交易中最大的市场份额,即使亚瑟在 Twitter 上开开心心地分享着交易平台激动人心的数据,告诉人们在 BitMEX 上未平仓金额超过 10 亿美元,永续合约总交易量超过 2 万亿美元。

但交易平台行业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悬在亚瑟头上:BitMEX 并没有合规的执照。

3 月 4 日,英国金融监管机构 FCA 对 BitMEX 发出警告,称其并没有执照,未经许可就在英国开展交易平台业务。

监管机构特意在声明中表示,没有许可的金融业务很有可能与诈骗有关。显然,即使 BitMEX 在行业内已经无人不知,但在监管机构眼中,没有执照几乎与诈骗无异。

对此,BitMEX 也没什么办法,如果他们不能在英国 FCA 给定的注册截止日期,也就是 2021 年 1 月前完成英国的合规化,那 BitMEX 只能暂停英国地区的业务,关闭英国用户的账号。

而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被迫这么干了。

2019 年初,据媒体报道,由于美国监管机构限制,BitMEX 不得不关闭美国用户的账户。虽然 BitMEX 对此消息予以否认,但可以想象,对加密货币行业监管要求与合规性要求最严厉的美国,没有得到监管许可的 BitMEX 很难在美国监管机构的关注下自由开展业务,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 BitMEX 的调查,就证明了这一点。

随后,加拿大监管机构 AMF 严重警告了 BitMEX,称其在加拿大非法运营,要求关闭魁北克省用户的账户。

更倒霉的是,2019 年 11 月,香港证监会 SFC 发布《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立场书》和《香港证监会发布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发牌照条款和条件》,正式准备让虚拟资产交易合规化。而 BitMEX 似乎提前判断了香港的监管趋势,在 8 月份就宣布,停止为香港用户提供加密货币交易服务。

虽然 BitMEX 在公告里面表示,关闭香港用户的账户并不影响业务体量,可要知道,BitMEX 总部的办公地点正是香港长江中心,租金最昂贵的办公楼之一。损失香港用户,不可能不影响业务体量。

截止目前,BitMEX 已经禁止 11 个国家和地区的账户访问,包括:美国、加拿大魁北克省、中国香港地区、塞舌尔、百慕大、古巴、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伊朗、叙利亚、朝鲜,以及苏丹。

可以想象,在全球加密货币行业监管合规化的趋势下,如果 BitMEX 继续无照经营的状态,禁止访问 IP 的名单只会越来越长。

秩序正在降临

正当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都在为合规问题发愁的时候,全球多个国家似乎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在几乎同一时间段内发布了利好消息。

3 月 2 日,马绍尔群岛宣布发行 SOV 国家主权加密货币。马绍尔群岛议会发言人 Kenneth Kedi 表示,「通过介入区块链技术合作,主权数字货币 SOV 项目发展有了可靠的保证,这也是马绍尔群岛金融服务业发展的一个里程碑。」

3 月 5 日,印度最高法院取消为期两年的加密货币交易禁令。印度监管部门一直对加密货币持反对态度。去年 7 月,路透社发布消息称,印度专家小组曾建议禁止公众交易加密货币,并计划对相关个人处以最高 10 年的监禁和巨额罚款。两年后,印度最高法院推翻该禁令,不仅意味着加密货币企业可以重新获得银行服务,也将有望激活印度超十亿级人口的市场潜力。

3 月 6 日,韩国国会全体会议已经通过特别金融法修订案,将在 1 年后(即 2021 年 3 月份)进行实施。该法案包含加密货币交易所牌照制度,以及银行支持加密货币交易所账号实名登记等。这意味着,在韩国虚拟资产不仅已经正式合法化,而且加密货币交易所也会被正式视为金融机构。

不仅仅是一些国家开始将国家货币加密货币化,还有的国家直接通过立法将加密货币和交易合法化。对于整个加密货币生态而言,立法曾是一项让他们感到害怕的事情,因为他们害怕自己要承担巨额的税收、繁重的申报压力、对去中心化理念的破坏,但是面对越来越多的区块链金融犯罪事件,或许只有法律才能够给他们安全感。

BitMEX 或许可以在加密货币合法的国家和地区运营,但如何打开更多政策不明朗的区域,谁都难说。

我们正处在秩序交换的时代

如果在 20 年前,有人告诉你,将来互联网上会出现一种新时代的「21 点和德州扑克」,不需要任何身份验证,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只要投入 100 美元,就能参与一场永不停歇的赌博游戏,而这场游戏每秒都在开奖,这个故事在当时怕是没有人会相信。

然而在 20 年后的今天,这一切成为了事实。

我们看到全球范围内,都有大量的散户、机构参与到「交易比特币」这场精彩纷呈的二级市场搏杀中,不需要任何的资质或合格投资者证明,只需要你有一颗想赚钱的心。

所以,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那么的不可思议,悬而未决的合规问题也就变得顺利成章。加密货币是货币、商品还是证券,问题的原点就难以定夺,更何况去给加密货币交易定规范框架了。

地球上的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加密世界也不例外,它的一面是无序。

无序意味着草莽丛生,也意味着机遇。

纵观全球宏观大类资产,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比特币或加密货币市场一样,7*24 小时交易永不停机,高波动率的同时竟然配备了 100 倍杠杆,牛熊转换居然可以在一年内完成,一轮大周期不过四年时间。你也找不到一个连交易基础规则和分析方法都没有掌握的小白如此多的市场。

这样的市场你现在找不到,过去找不到,未来也不会找到,高速转动的市场变相延迟了每位赌徒的生命,也无限降低了二级市场的学习成本。毕竟,提高自己的赌术不如寻找牌技更弱的赌桌。

从极客时代到小众时代,最后演变为商品时代(commodity)的比特币,不断地帮助更有素养的赌徒完成财富的转移和再分配,也无情地剥夺了无纪律赌徒的积蓄甚至是生命。

无序的反面是有序。

多个国家如印度、韩国等开放了对加密货币的态度,陆续出台或准备出台相关政策以规范行业。这些消息令加密行业振奋不已,仿佛在黑暗隧道内看到了曙光,看到了让比特币登上大雅之堂的可能,看到了让自己的商业完全合规化的可能。

有序后的加密世界,也许可以诞生新一批区块链巨头企业,彻底改造社会劳动关系和全球金融的发展形式,换血新一批全球顶尖富豪,也创造出加密货币这样一个新鲜的大类资产类别,让通证取代证券。

不过,一切皆有正反,正与反取决于你站立的角度。

如果你是一个比特币或加密货币的信徒,那么恭喜你,合规后的加密行业至少不会变得更差,你所期待的自由货币或许成为现实,合规大钱的资本配置或许让你得到更丰厚的财务回报。

如果你是一个比特币或加密货币的交易员,那么对不起,合规后的加密行业对你只会更加艰难,更有素养的收割机进场后,将重塑和掠夺今天的鱼塘。

如果你是一个深耕行业的创业者,抑或是一家公司或商业机构的领头人,那么你会感到纠结,一方面这意味着风口或许再起,趋势凌驾所有;另一方面格局由乱转定后,破局的机会将减少。

身处加密世界的你,面对这合规化的正反镜像,不妨问问自己:

你是谁?你该怎么做?

参考文章:

1、Bored With Banking, This Former Citi Trader Went Full Crypto

2、BitMEX: A bitcoin journey from bags of cash to the Cheung Kong Center

本文版权属于区块律动 BlockBeats,如需转载,请附带本文超链接。